原标题:贵州警方破1.17亿电信诈骗案 主要嫌犯均为台湾人

图为专案组民警收集取证。 钟欣 摄图为专案组民警收集取证。 钟欣 摄
图为专案组民对嫌疑人进行突审。 钟欣 摄图为专案组民对嫌疑人进行突审。 钟欣 摄
图为犯罪嫌疑人伪造的通缉令。 钟欣 摄图为犯罪嫌疑人伪造的通缉令。 钟欣 摄

4月23日,贵州省公安厅“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新闻发布会在贵阳举行。 张伟 摄

中新网贵阳4月23日电 (记者 张伟)贵州警方侦破中国近年来单笔最大的一起电信诈骗案,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62名,其中台湾地区犯罪嫌疑人10名,冻结涉案资金上亿元(人民币,下同),并通过深挖成功打掉其它诈骗团伙1个,破获涉及中国26个省份的诈骗案件184起。

4月23日,贵州省公安厅“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新闻发布会在贵阳举行,记者会上获悉上述消息。

2015年12月29日10时许,黔南州都匀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该局账户上的1.17亿元资金被转走。

警方初步调查查明:2015年12月20日,都匀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财务主管兼出纳杨某先后接到自称“农业银行总行法务部人员唐勇”的电话和自称“上海松江公安分局何群警官”的电话,称其在上海办理的信用卡存在问题,需要对其掌握的账号进行清查,并向其发送一份电子传真《协查通报》。在“何群警官”的诱导下,自称“郭俊华队长”的人又多次与杨某通话和发送短信,之后自称“孙检察官”和“杨检察长”的人又频繁联系杨某,要求杨某按照他们的指示入住酒店,通过电脑登录至虚假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并让杨某看到对方特意制作的虚假“电子通缉令”后,使杨某对自己掌管的银行账号涉嫌“犯罪”的说法深信不疑,并按照对方的指令点击下载相关软件,插入自己持有的单位资金U盾,配合对方执行所谓“清查”程序,直至1.17亿元资金被转走。

案件发生后,鉴于被骗资金性质特殊、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发案时间节点敏感,中国公安部将该案列为公安部2016年第3起部督案件。贵州省公安厅成立“12.29”专案指挥部,抽调500余名警力全力侦破此案。

经过侦查,警方发现,“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是一起由台湾地区犯罪嫌疑人操纵并在国内统一招募话务人员,统一办理出国手续,统一组织集体出境,统一食宿进行管理,统一组织业务培训,统一分配工号上岗,统一发放工资提成,赴非洲国家搭建话务窝点,冒充中国“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利用从非法渠道获取的国内公民个人信息,通过国际透传线路、改号软件和远程操控等技术手段骗取钱财的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件。

警方表示,该犯罪团伙采取公司化运作,形成由台湾主要犯罪嫌疑人即“金主”集中控制,下设“水房组”负责指挥提现、资金拆分和支付实施犯罪费用,“话务组”负责招募话务员并实施电话诈骗,“车卡组”负责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和拆分资金银行卡,分工协作,组织严密的犯罪链条。

专案组从电子传真、远控软件、涉案银行卡等入手进行侦查,从信息流、技术流、资金流“三流”并进齐攻,层层抽丝剥茧,最终一举侦破此案。

2016年1月13日,专案组分阶段在中国实施集中收网行动,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62名,其中10名台湾地区嫌疑人。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均交待受雇于台湾地区嫌疑人,在乌干达、印尼等国外窝点从事电信诈骗,并在案发后分赃回国的犯罪事实。

侦查过程中,警方发现,2015年12月22日至26日期间,受害单位2个对公账户共被转出至涉案一级账户67个,二级账户204个,三级账户6573个,四级账户2163个,五级账户127个,并迅速拆分至若干银行卡,在台湾地区取现。

为最大限度追回资金,专案组在公安部协调和北京市警方的支持下,迅速开展紧急止付和快速冻结工作。截至目前,专案组共冻结涉案银行卡9942张,资金余额上亿元。通过追查资金流向,进而锁定了台湾犯罪嫌疑人。

此外,专案组还通过追查涉案银行卡工作,及时发现涉嫌非法出售或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中间商”,收缴居民身份证189张、银行卡43张;发现了包括涉及中国金融机构负责人、公务员信息和交管数据等公民个人信息15.5万条的U盘。

“12.29”专案指挥长赵翔表示,“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是中国近年来单笔最大的一起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涉案区域、涉案人员、作案手段等方面都创下了历史之最。(完)


怎样才能拥有一个圆满的人生

人总在追求圆满。事情要做得圆满,交友要交得圆满,文字要写得圆满。只有在感觉到圆满之时,才会有真正的喜乐。


美国沙特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近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沙特开启他的“告别之旅”,而结果却是无比冷清。与以往沙特国王亲赴机场“迎来送往”相比,奥巴马此次沙特之行可谓“寒酸至极”。


我为啥最怕写领导讲话稿?

给领导写讲话稿的机会,材料狗的一生只有两次机会,第一没写好的时候,领导会很客气地把你叫到办公室来,和颜悦色地对你说:“小同志,这篇文章还有很多许多需要斟酌的地方,你再回去改改。”


城市住宅70年大限怎么来的?

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启动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如果以最高转让期限70年计算,较早一批商品房,实际剩下50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