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20多年前,山东济宁市市中区乡镇企业局副局级储备干部翟振海调至济宁市人大下属企业担任副总经理。而后,政企分离,翟振海却在此时丢了公务员的身份,人大称没有他的档案。原单位却称他的各种关系已经转至人大。为此,23年来,他一直为证明自己的身份而奔波。

在档案丢失前,翟振海被视为当地的“政坛新星”。档案丢失后,他不仅丢掉了公务员的身份,也因无法办理相关手续,失去了多个工作机会。一份丢失的档案,彻底地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档案丢失,按理来说,人事部门才应该承担责任。但现实却恰恰相反,受害者承担了档案丢失的全部不利后果。

就算档案丢失,也不是没有补救措施。他的社会关系仍在,同事也可以证明其身份。倘若能够多方取证,恢复翟振海的公务员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可以说是最早版本的“证明你妈是你妈”,其所折射出的无非就是僵化的官僚作风。然而,2013年,翟振海在原人大下属企业的财务保险柜里找到了这份尘封的档案,但当地人大并未因此恢复翟振海的公务员身份。理由不难猜想。恢复翟振海的公务员身份,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翟振海23年的维权之路,艰辛而苍凉。作为曾经的“政坛新星”尚且如此,更何况弱势者呢?

吴龙贵(职员)

(原标题:丢失档案就没法证明“自己是自己”?)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郜艳敏需要感动还是需要尊严

郜艳敏,一个原本自身需要该被解救的对象,因为在被拐村庄当了一名山村教师,2006年她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2007年事迹被拍成电影,2013当选为最美乡村教师。评奖本身是没问题的,但一味地鼓励感动,而忽略个人尊严就让这些赋予她的荣耀有了颇具讽刺的意味。


该追求自由还是追求年薪百万

把时间填满了来换工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将不得不压缩自己的野蛮生长空间,你将不得不把手机调到24小时待命状态,等待上司心急火燎的召唤,你将不得不舍弃自己的业余爱好,你将不得不因为朝九晚五的坐班疲惫而把下班时间的自己塞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看书阅读。


是时候讨论未婚妈妈生育权了

目前,部分省份正在尝试着讨论将婚姻权与生育权脱钩的问题,其争论的激烈程度,也是相当激烈的。对这个看似局部的非主流问题的如何看的问题,已远远大于这个问题本身。如同这位未婚妈妈所说——“并非倡导未婚生育,只是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不该被社会歧视”。


中美两国未来如何更好地相处

回头看,最近五、六年来中美关系波动频繁、竞争明显上升,双方在具体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很容易上升为对对方整体战略意图的疑虑。究其根源在于,中美历史上形成的一些积极共识正遭受侵蚀,重新寻找并确立新“共识”,成为稳定未来中美关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