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杭州3月13日专电 (李洁、王俊禄)浙江温岭市人民法院12日公开审理了一起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被告人张得坤恶意拖欠工人工资342500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

张得坤是温岭一家鞋厂的老板,雇佣了37名工人。前几年由于受经济形势下滑的影响,张得坤企业的经营状况越来越糟糕。2012年11月初,张得坤的鞋厂就停止生产了,黄某等37名工人的工资342500元没有着落。面对高额欠薪,走投无路之下,张得坤选择外出逃避并更换了联系电话号码。

黄某等人四处寻找无果,无奈之下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同年12月3日,温岭市人社局发出了《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责令张得坤在12月7日前支付工人工资,可张得坤始终未出现,企图一直躲下去。直到去年11月18日在温岭一出租房内被抓获。

经审理后法院认为,张得坤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仍不支付,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鉴于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且当庭自愿认罪,决定依法予以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完)

编辑:SN123


新疆首虎栗智和他的极品前任

在上个礼拜,两会开幕不久,Duang!河北撸下个省委秘书长景春华。而就在今天又爆出,新疆首虎,原自治区人大副主任栗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Apple Watch对屌丝太残忍

在我看来,这三种材质的最核心作用只有一个——区分等级。一抬手腕,就能让人知道自己在装×界是什么段位。宣传词:谁都可以找到自己的AppleWatch。翻译一下就是:AppleWatch将无情撕破装×界的伪装,让佩戴者的经济地位在阳光下暴晒。


“金牌校长”功过是非

王生曾不止一次谈及反腐。在一次教职工大会上,他先是告诫某些中层干部不要与老板往来,说老板都是坏人,然后拿自己对比:“我就从来不拿人一分钱,谁吃一分钱肚子疼死他,谁吃他一分钱立马就死。”


掌话语权的官员是沉默多数

这就形成一种似乎充满矛盾的舆论景象,掌握着最多话语权的群体,在公共舆论中却是一个沉默的人群。掌握着越多的权力,垄断着最多的表达渠道,却是一个最少发出自己内心声音的群体。畸形的体制制造着他们的人格分裂,制造着话语与权力的失衡。